首页 > 政策研究> 正文
香港潜在的经济危机及其对策——香港“九七”后持续繁荣的关键在于发展高科技产业
陈工孟          香港理工大学会计学系
一九九六年六月
      内容摘要:本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指出香港在“九七”后,再过三、五年将面临严重经济衰退的危险,并分析其根本原因。第二部分提出保持香港经济持续发展避免衰退的出路,在于大力快速发展高科技产业,并特别强调政府要主导、投入要大、速度要快;同时,还阐述大陆“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与香港发展高科技产业之间的关系。第三部份提出建立“港深高科技园区”的一篮子设想:该设想的着重点在于充分发挥香港的资金优势、管理优势、信息优势、自由港优势,并结合大陆的人才优势、科技优势和深圳的土地资源丰富、生产成本低廉的优势。缺少了大陆的人才优势和深圳的低生产成本优势,香港根本无法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当然也就谈不上与其它国家或地区竞争。
 
 
1.香港“九七”后保持经济持续发展存在着危机
      目前,中国政府、英国政府及香港政府都将目光集中在香港“九七”的平稳过渡上。香港特别行政区就如一个即将出生的婴儿,有这么多人的关心与照顾,必能平安诞生。“九七”后三年内香港的经济不仅能平稳发展,增长还可能相当强劲。这是因为中国大陆宏观调控的政策从1996年下半年起开始放松,必将带来新一波的经济增长,给香港的经济注入活力。然而香港虽无近忧,却有远虑,如不及时调整发展战略,三、五年后香港经济将会面临严重衰退的危机,并出现严重的失业问题。香港未来是否稳定繁荣,关键就看经济是否能持续发展。

      担心香港经济衰退不是没有理由的。众所周知,香港在五十年代前经济发展相当落后,还不如上海。五十年代末及六十年代,香港依靠发展服装、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到了七十年代又向一般电子工业发展,奠定了经济发展的基础,但总的来讲,其工业基础是很薄弱的。香港的真正起飞始于七十年代末,即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际。大陆的改革开放给香港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以下两方面的机遇:一方面,香港企业逐步把几乎所有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大陆,用足了大陆价廉劳动力的优势。同时,利用改革开放初期大陆人不了解国外市场和外国人还未学会直接同大陆企业交往的时机,赚取高额利润。不少香港企业因此迅速积累资金,发展壮大。另一方面,大陆对外开放后,无论对外贸易,还是国际运输,都很倚重香港这个渠道;大陆和台湾自八十年代中期关系缓和后,两岸的贸易及人员往来急剧上升,是通过香港进行的,即所谓两岸的间接贸易,1995年,这种贸易的数额已达200亿美元。所有这一切造就了香港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而这三个中心也就成为香港的经济支柱。香港的房地产业在其经济收入中虽占重要地位,但毕竟是依附于上述三个中心的。在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大多数外国公司在进军大陆市场之前,都会先在香港设办事处,或设分公司,这无疑刺激了香港的房地产业。

      机遇不可能长存。今天,我们可以断定上述机遇所形成的优势正在消退。原因之一,是香港人把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大陆后,并没有建立新的产业,因为大陆对外开放初期,有很多俯拾皆是、利润丰厚的商业机会,香港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另外,八十年代各种政治风波迭起,前景不明朗,港人大多奉行短期商业行为,而港英政府这种心理更甚,并没有制定、引导产业发展的战略,这使香港经济失去了产业升级的良机,以致如今出现产业空洞化。原因之二,是作为现今香港经济基础与原动力的贸易、航运和金融服务这三大支柱已在动摇。在贸易方面,经过十几年的学习与实践,大陆厂商已有能力直接同外国人洽谈贸易,而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也毋须先在香港设点而直奔大陆进行投资。估计在未来三、五年内,大陆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对外开放程度随之进一步提高,从而使更多的大陆厂商与外国厂商可以互相直接交往。同时在三、五年内,大陆和台湾将很有可能实现“三通”。这样,两岸原经过香港转口的巨额间接贸易都会变为两岸之间的直接贸易。很显然,香港的中间人角色将越来越被冷落,贸易服务业几年之后将会出现明显衰退。航运方面,类似的道理,随着间接贸易的衰减,航运需求量必然下降。而且现经香港转口的大陆航运业务,亦会面临逐渐崛起的上海、宁波、广州、大连等港口的剧烈竞争,一旦这些港口的管理水平、技术及设备提高到一定程度,其竞争力会相当强劲。因为大陆的劳力及土地成本之低是香港根本无法项背的。金融服务方面,虽然不会像贸易、航运那样受到严峻的挑战,但因边缘地区如新加坡、台湾的冲击,以及上海金融业的崛起,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不过上述地区尚难以取代香港的亚太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贸易、航运和金融业大幅度衰退所带来的后果实难以想像。其实生产总值只要下降5%或10%,就已对香港整体经济产生很大冲击,包括出现严重的失业问题与社会动荡。未来的香港特区政府必须要有一种危机感,不仅需要把目光及注意力放在“九七”平稳过渡上,更要着眼于中长期的经济发展与稳定。否则,回归的蜜月期过后,危机来临之际,才争谋对策,便为时已晚。
香港的问题归根到底在于经济是否能持续发展。
 
 
2.香港避免经济衰退的根本出路在于快速发展高科技产业
      前已述及,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尚无被取代的可能,但贸易与航运业在几年后逐渐衰退已成定局,即使未来香港特区政府对贸易及航运业采取各种优惠政策亦于事无补,最多只能起减缓衰退的作用,因为这种趋势是由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规律所决定的。香港必须寻找一个能够发挥自己优势的产业。显然,在重工业、轻工业或其它劳力密集型产业方面,香港已无法与大陆竞争,也不可能在这些方面发挥香港的优势。保持香港经济持续发展的唯一出路在于发展高科技产业,要把香港建设成为高科技重镇。高科技是高投入、高产出的产业,能够充分发挥香港在资金、管理和信息方面的优势。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不但可以弥补香港在贸易、航运及金融服务业方面的下降,而且还可以对保持这三个中心的地位起重要作用。
 
      香港邻近的国家与地区早在十年前已不遗余力地发展高科技产业。八十年代初期,与香港经济有类似发展轨迹的韩国、新加坡与台湾发展高科技产业,或称为产业升级战略,以逐步取代日益式微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例如韩国的半导体工业、台湾的个人电脑产业,和新加坡的电脑软件、生物工程等。这些地区过去几年的经济增长,应该说在很大程度上来自高科技产业的快速成长。同一期间,香港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几乎微不足道,远远落后于周边国家与地区,甚至不如深圳,更不要谈与美国、日本相比了。如今,发展高科技产业已成为香港未来是否能保持经济继续发展的战略问题。所以小打小闹已经不行,必须尽快制定高科技快速发展战略,加大力度,跑步前进,如再拖延时机,则难有翻身之时了。下面就发展高科技产业谈谈几个关键问题。
 
 
 
 
2.1  促进香港服务业不足以维持香港经济持续发展
      有人认为,香港自八十年代初以来的经济繁荣主要来自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故只要立足于服务业,促进服务业,香港就可以持续发展了。香港政府1996至97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文件《支援及推广服务业》中提出了促进服务业的具体措施。香港目前的服务业,大都是传统的服务业,如地产、进出口贸易、航运、金融服务等。这些传统服务业是目前香港经济的基石,当然不能忽视,而且更要大力促进。但是,仅仅集中促进这些传统服务业,是不足以维持香港经济在二十一世纪持续发展的,这些高速发展的传统服务业难以持续到二十一世纪。香港在六十年代及七十年代还是以制造业为主,到七十年代末中国大陆对外开放,由于其相关服务业(如进出口贸易、国际金融等)几乎是空白的,相当落后,香港占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自然成为中国大陆进出口贸易、国际金融等服务业的总代理。中国大陆庞大的市场吸引着全世界的大公司,这些大公司在进军大陆市场之前,都先在香港设分公司或代理机构,大大有益于香港的房地产业。另外,台湾与大陆人、财、物之间的交流大部分都是经过香港进行的。过去十五年,中资企业大举进入香港也是刺激香港房地产业及相关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然而,以上推动香港服务业迅速发展的几个主要动力在逐渐消退,更难以维持到二十一世纪,其主要制约因素有:(1)中国大陆在经历了十七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其传统服务业迅速崛起,且日趋成熟与国际化,服务质量也日益提高,其经营成本大大低于香港,当中的具体服务业有进出口贸易、国际金融和航运等;(2)在未来三至五年,中国大陆极有可能会被接纳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国,进一步促进大陆服务业的规范化、国际化,而且外国公司不必要在进入大陆市场之前先在香港设点,增加不必要的成本;(3)在2000年前,大陆与台湾极有可能实现三通。这样,原经过香港的间接贸易顿然消失,大大降低香港服务业的总收入;(4)在“九七”之后,香港的魅力将会下降,中资企业对投资香港的热衷程度亦会降低,一些以大陆为主要目标的跨国公司会将其亚太总部逐步从香港迁往上海,以降低经营方面的成本,这个因素无疑不利香港的房地产业。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香港作为中国大陆服务业总代理的角色不但难以维持,且会逐渐减弱,这些传统服务业对本港GNP(本地生产总值)的贡献会在二十一世纪初开始明显下降。为了维持香港经济的持续发展,香港还必须开拓新型的服务业,如信息服务业。在美国,信息服务业已成为整个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增长极快。比如,美国电子数据系统公司(EDS)专门为各大公司提供各类数据处理服务,发展迅速。香港在发展这类新型服务业方面有极高的市场潜力,那就是亚太市场,尤其是庞大的中国市场。中国大陆在未来十至二十年里挑战传统服务业有余,但在发展这类新型服务业方面尚嫌不足,香港正好可以填补这一空间。不过,这些新型服务业大多与高科技有关,所以应当同时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尤其是微电子技术和软件工程等。
 
2.2政府的角色
      香港政府历来奉行积极不干预经济政策,可是,任何政策或理论都不可能一成不变。政府对产业发展作适当、适时的引导或微调往往是必要的,就如美国,亦是不断地修正其经济政策和经济理论,所以政府在不同时期,对不同产业应扮演不同的角色。几十年来,美国政府在发展高科技产业方面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每年在高科技研究及发展方面的直接或间接的投入高达千亿美元。另外如日本、德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家或台湾等地区的政府在发展高科技方面也都扮演了主导角色。其重要原因是高科技产业往往是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尤其是高科技园区的建立更需要高达几十亿美元的前期投入,一般民间企业无法承担这样大的投资与风险。
 
      香港目前一方面面对快速发展高科技产业的迫切需要,另一方面又处于高科技发展的落后局面,所以香港政府更需要在这方面不遗余力地起主导龙头作用,凝聚一切可以调动的资金与力量,投入到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尤其在开始阶段的几年中,政府要有相当大的投入。
 
      香港政府以采取“积极不干预政策”为名,实为实施其“积极不在香港发展高科技产业”之既定方针。究其原因,可能有四:一、发展高科技产业属长期投资,现政府因“九七”而不感兴趣;二、对“发展高科技产业”在维持香港经济持续发展中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三、现政府对如何推动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缺乏领导能力;或四、担心大力发展香港的高科技产业有利中国国力的快速增长。
 
      鉴于世界各地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的热潮以及本港各界人士的呼吁,现政府在过去几年亦不断提出本港有发展高科技产业的需要,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没有一套具远见、卓识、完整而有效的高科技产业发展战略或政策。我们从如下五方面就可以看出现政府在促进高科技方面的严重不足:
 
      (1)科技人才资源的缺乏一直是制约本港高科技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现政府在为产业界提供充足而高素质的科技人才方面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实质性措施。同时,在培训科技人才方面的投入一直大大不足。
      (2)现政府用于研究与开发(R&D)方面的经费支出极低,只占香港GNP的0.03%,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0.5-1%。
      (3)建立高科技园进展缓慢。即使建立科学园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已成为各界人士包括政府的共识,但自1991年提出至今已近六年,科学园仍在纸上。
      (4)香港的生活、制造成本极高(如高昂的地价),大大降低了本港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阻碍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现政府至今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
      (5)融资一直是有心在本港开创高科技企业人士的重大困难。但政府以采取“积极不干预政策”为名,对这种严重挫伤高科技企业创业积极性的现象,置若罔闻。现有的“工业支援资助计划”或“应用发展计划”对个人创办高风险的高科技企业不具实质的吸引力。1997年1月,工业科技中心宣布要推出的“新创业基金计划”,尽管姗姗来迟,但亦是好事,惟其总金额只有500万港元,而每个申请人只能申请30万港元,对开发高科技产品来讲,简直是微不足道。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现政府在众多项目开发上那么大方,动则几百亿,光是西北铁路的可行性研究顾问费就达几亿,可是在发展高科技产业方面却那么的吝啬。
 
      在发展高科技产业这问题上,不应当再争论要不要采取“积极不干预政策”,而且要问:维持香港经济持续发展是否需要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 若要,如何去做?政府应当有多大的投入?因为世界其它国家的丰富经验已清楚表明了政府必须有效引导,积极扶植与大力投入,高科技产业才能得以发展。
 
23设立港深高科技园区
      香港要快速发展高科技产业,使其在高科技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赶上并超过周边国家和地区,必须充分发挥香港与大陆的综合优势。香港本身具有资金优势、管理优势、信息及体制优势,但土地资源昂贵,生产及生活成本高,尤其是缺乏足够的人才资源,这些缺陷香港自身根本无法克服。高科技产业不但涉及到高科技产品的研究、开发与设计,同时又要制造、生产,在这个过程中,人才是关键,缺乏高科技人才,就如无米之炊,其它条件再好,亦没用。要真正建成一个高科技重镇,所需各类人才可能高达数万,显然,从海外不可能引进这么多人才;香港又不可能放开大门让内地科技人才自由流入。还由于香港的生活及生产成本很高,尤其是土地昂贵,在这种区域内从事高科技产品的开发生产,将导致高成本的产品,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高科技企业自然不愿意在此发展。非常明显的例子是美国加州硅谷,在八十年代初,由于当地的人才优势、资本优势及当时土地资源丰富,高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可是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由于其房地产价格大涨,生活及生产成本大幅上升,很多公司移到其它土地成本、生活及生产成本低的地区(如八十年代后期及九十年代逐渐成为新高科技重镇的德州奥斯汀、达拉斯等)去寻求发展。
 
      要在目前香港地区大力、快速发展高科技产业几乎注定是不会成功的。为弥补香港本身所缺乏的这两项要素,充分利用大陆的优势,香港政府应把高科技园区设在深圳某地——我们可称之为“港深高科技园区”(简称“园区”,下同)。该“园区”应当是幅员大,环境好,易于开发,邻近高速公路。“园区”应直接隶属香港特区政府,将其视为香港地域的延伸,或作为香港的一部分,采用香港的法律与管理模式。这样一方面可充分发挥香港的资金、管理、信息及体制方面的优势,同时又有深圳丰富的土地资源,生活、生产成本低的优势,更重要的是便于雇用大陆内地和海外高科技人才。内地高科技人才不能自由进入香港,但可以进入“园区”。“园区”采用香港的管理模式,又具备上佳的科研条件与生活环境,工资待遇或创业机会好,定能吸引一大批从事高科技工作的大陆留学生回来工作或创业。总而言之,在深圳设立“园区”可集各种优势于一身,建成后,其竞争力和吸引力一定会超过台湾、新加坡和韩国的高科技园区。
 
      “园区”的建立,将从根本上改变香港原有的经济结构,大大增强经济发展后劲,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从而可能形成继八十年代之后的第二个发展高潮。同时,亦能带动深圳各行各业尤其是服务业的发展,对深圳的经济将起着很大的促进作用。对大陆来讲,既可借“园区”加快其高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又能吸引大量海外高科技人才回流,便于引进消化国外高新技术,从而大幅度提高本国的高科技整体水平。这一点,正是大陆“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重要战略之一。
 
24 与“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关系
      发展高科技产业是“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香港提出发展高科技战略以及建立“园区”的设想,会更加容易得到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与配合,尤其是人才方面;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有力支持,就难以使足够的高科技人才流向“园区”。“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要加速实现高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加强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企业的结合,而“园区”将有助于推进这些目标的实现。
 
 
      “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中最适合“园匹”发展的有:计算机软硬件和网络等电子技术,新材料技术,医药,生物工程,亚微米集成电路和8英寸硅单晶体制造技术,同步数字系列通信技术,大容量数字程控交换机技术等。这些项目为香港快速形成高科技产业提供了绝佳的机会与广大的市场。譬如,单是集成电路一项,根据“九五”计划,其产量要从1995年的3.1亿块提高到2000年的25亿块,在五年内要增长8倍。
 
25 建立“园区”的步骤
      建立“园区”既要讲究稳妥又要加快节奏,切不可再拖延。第一步,由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与深圳市政府共同成立一个特别小组,就设立“园区”尽快达成共识,并制定总体发展纲要;第二步,成立“园区”可行性研究专题组,对具体情况和数据进行测算分析,并作出具体规划;第三步,由香港特区政府负责实施。
 
 
3. 建立“园区”的具体建议
31 地点
      应建在深圳某地,距高速公路和铁路不远,幅员大,环境好,易于开发。要设计成可居住30万到50万人口的高科技城。
 
32 高科技范围
      计算机软硬件、大规模集成电路、通信网络和程控交换机、生物工程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低环境污染的高科技产业。形成研究、开发、设计、生产及营销一条龙。当然,一些高科技基础研究仍然可放在内地各主要大学、研究院进行。
 
33 经济实体形式
      采用研究开发中心、实验中心及高科技企业,尤以高科技企业为主体。香港各大学可在“园区”内建立实验中心,并与大陆高等学府合办研究基地、语言培训中心等。
 
34 基础设施建设
      (1)建道路:要建设连接“园区”到现有高速公路的小段高速公路,使“园区”到达香港主要地区的时间在一个小时车程以内。
      (2)建电讯通讯及计算机网络。“园区”内的网络直接并入香港地区,即“园区”网络成为香港网络的一部分,也就是说,香港与“园区”之间的通讯是一体的。
      (3)建立一个功能、专业、门类齐全的世界一流综合性图书馆及高科技实验中心,好的图书馆及实验室是快出科研成果的必要条件,也是吸引高级科学家的必须之处。
      (4)生活环境:建成一个幽静、安全的生活与工作环境,是吸引高科技公司落户、高科技人员长期安心工作的重要要素之一,美国加州的硅谷、德州的奥斯汀莫不如此。
 
35 管理权
      “园区”的规划、建设、实施及今后管理应直接由香港特区政府主持,深圳市政府配合,中央政府给予支持。这是“园区”成功与否的最关键因素。强调由香港特区政府来管辖,是为了增强港人及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使他们感到来“园区”投资就是来香港投资,但最主要的是为了充分发挥港人成功的管理与开发经验,尤其是其灵活、高效的行政体制,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与自由港地位优势。
 
      “园区”所辖人员、资金、公司、研究所均应采用香港管理模式,工资待遇由市场自由调节。有人担心这样内地高科技人才都会流向“园区”,其实未必尽然。其一,中国内地人才潜力很大;其二,一旦人们认识到知识与高科技的经济价值,就会有更多的人投向高科技领域,会创造各种条件参与竞争;其三,该“园区”的发展将向全国辐射,大大提高全国整体高科技水平。
 
36 科技人才的来源
      发展高科技,人才是关键。若要在五至十年里让香港发展成为一个高科技重镇,或者要使高科技产业的产出占香港GNP的较大比重,香港需要数万中、高级科技人才。建议从四方面解决高科技人才问题。
 
      (1)香港内部:香港的高等教育机构应当在现有的资源基础上培养更多大学毕业生与研究生。各大学的学科设置要具有市场观念,努力培养当前及不久将来所需要的科技人才。香港大学毕业生将直接或间接地面临大陆大学毕业生的竞争。大陆一般较注重大学生的理论及基础训练。为了使香港大学毕业生更具竞争力,在进入企业后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半年)开始有效地为公司服务,香港的大学在提供良好的基础训练之外,还要大力提高大学生的实际工作及动手能力。政府一方面要进一步提高对教育的投入,有针对性地增加某些专业或学科的教育拨款。另外,还要大力增加对在职科技人才,包括刚毕业大学生的再培训的投入。
 
      (2)香港海外留学生:目前,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等先进国家的香港留学生,包括在校的及已毕业但仍继续留在海外高科技公司工作的可能有数万人,这些人士在香港长大及受教育,熟悉香港,且对香港有较深的感情,一旦“九七”忧虑消除,并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企业环境与创业资金的支持,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是会回来创业的。
 
      (3)内地科技人才:一旦港深高科技园创立,自然可能吸引内地一大批顶尖的高科技人才加盟。内地的工程及科学人才资源丰富且工资成本较低,很好地运用这个资源,将使香港的高科技企业更具竞争力。政府可以为内地高科技人才提供一定的再培训资金,也可以有计划地从内地吸收一部分急需的高科技人才来本港工作。
 
      (4)大陆海外留学生:中国海外留学人员是中国的一大金矿。很好的挖掘开发,将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据估计,目前在美国的大陆留学生有10万人,在日本、澳大利亚、欧洲等地的留学生估计也有10万人,在这20万人中有不下一半是从事高科技行业的。其中有一些人,既掌握最前沿的高科技技术,又有相当的市场开发与创业能力。只要为他们创造一定的条件,他们是能够在“园区”内建立一批有活力、成规模的高科技企业群的。
 
      为了吸引这些宝贵的人才回国,香港特区政府需要制定各种特殊政策,譬如,给予来“园区”工作或创业的海外留学人员(硕士以上)以香港临时居民的身份,允许他们在“园区”内工作生活满七年后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其配偶及子女不论是否在国外住满二年,都应可在香港或“园区”内居住。这样就能吸引更多的高科技人才放心回来工作。
 
37 投资规模与资金筹集
      (1)“园区”初期开发建设所需资金可能要200-400亿元(港币,下同),包括平整土地、建道路、绿化、通讯网络、水电工程、一个现代化图书馆、一个实验中心和“园区”围墙等。一旦基础设施建好后,房地产开发公司必然紧随其后,土地标售价格至少增值一倍以上(但必须控制土地价格的上涨幅度)。各房地产公司按照“园区”总体规划及市场要求,开发生活住宅区、办公楼群、工厂生产区、研究实验基地等。当然,也有大的高科技公司会来购买土地自建办公、研究开发大楼与生产厂房等。这样,假设房地产开发可以带入资金200-400亿元,那么,基本建设加房地产开发至少可以达到500亿元。
 
      (2)为了加快“园区”内高科技产业的发展,香港特区政府应拔出200亿元,建立“高科技创业基金”,向“园区”内高科技创业者提供低息贷款,并应规定贷款额不得超过其自有资金额。这样,可带入民间资金200亿元以上。“高科技创业基金”中的一半,也就是100亿元,应当专门扶植新创的小规模高科技企业,贷款额在1000万元以下。这样可以支持1000到2000家的高科技新公司在“园区”内落户,相信会吸引相当一部分香港及大陆海外高科技人才回来创业。
 
      (3)假设一些高科技大公司及研究所的迁入,可自然带入100-200亿元的投资资金。
      (4)引导股市、债市注入200亿元资金。
 
      以上四项可累计达到1000-15000亿元的投资资金,预计可以在五年内实现。其中400亿元是政府投入的。在香港政府筹集资金方面,建议暂缓西北铁路计划,或缩小规模,譬如只兴建急需的一小段及连接皇岗口岸至上水一段。这样,投资额可控制在100-200亿元以内,经济实用,同时,可将资金余额投入发展高科技产业。其实,西北铁路对香港经济不会产生战略性的效益,况且,如果几年后一旦整体经济衰退,西北铁路的经济效益也将大打折扣。
 
38 优惠税率
      “园区”初步建成后五至十年内要实行低税率,譬如10%的所得税;在“园区”规模定型后,税率应与香港看齐,因为香港本身的税率,比较世界其他的地方,算是很低的了。
 
39 目标设定
      “园区”的建成,将使香港经济在五至十年后仍然保持长足发展,从而发挥经济“核电站”的作用。具体目标粗略如下:
      (1)“园区”建成五年内,拥用100-200家具有相当实力与规模的中型高科技公司和1000-2000家小型新创高科技公司。
      (2)假设“园区”在2000年初步建成,那么在2005年总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2010年,年总产值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占香港GNP的20%或以上,其规模超过新加坡、台湾高科技产业。
      (3)假设“园区”建成后五年,中型高科技企业达150家,平均每家按500人计,小型企业1500家,每家按50人计,则总共可提供15万个就业机会,其中大部分是为香港本地提供的。此外,还可为会计、财务、运输、银行、医院、律师等行业创造数万就业机会。
      (4)目前,香港上市公司中,高科技公司寥寥可数,在“园区”建成五年后,每年将有一批高科技公司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到2010年,预计将有100-200家高科技企业挂牌上市。这将大大巩固与促进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5)“园区”的建成及高科技产业的高速发展又可促进香港的国际贸易及航运业务,使香港能保持其国际贸易及航运中心地位。
 
 
参考文献
 
李鹏,1996,《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远景目标纲要的报告》,香港《文汇报》,1996年3月20日。
潘宗光,1992,“政府应牵头定方向”,《信报》,1997年1月6日。
许宏量、冼杏仪,1995,《经济转型初探》,香港:一国两制经济研究中心。
徐是雄,1988,《过渡期与香港发展》,香港:明报出版社。
戴慧琪,1996,“发展高科技公司须凝聚关键群和营造所需环境”,《香港工业家》,1996年12期,页12-13。
黄子欣,1996,“发挥人才力量”,《香港工业家》,1996年12期,页56-57。
香港政府,1996,“支援及推广服务行业”,《1996-97财政年度政府预算案》文件,香港:香港政府。
Kao, C.K. and K. Yeung, 1991, Technology Road Maps for Hong Kong, HK: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Hong Kong Government, 1995, Study on the Promotion of Hong Kong Services Final Report, HK: Hong Kong Government.
Ng, C.F.,1996,“Science Park Benefits ”, Window, 12 January 1996.
Yeh, A. G.,1992,“Industrial Policy and Industrial Park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 Asian Geographer, Vol.11, Nos. 1&2,pp.87-114.